國內信託面對的挑戰 (二)

一件事的發展要有天時地利人和,以國內信託的發展來說,依我看是有天時的,因為國民都富起來了,想做傳承規劃是很自然的事,但暫時我看不到地利及人和兩塊。地利就是上回提到的法規未能配合,而人和就是文化上還未能接受成立信託的概念。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資產權限的要求
續上一集提到,成立信託的其中一個核心概念是把持有權和享用權分隔。想像您是一個富人,名下的錢和資產都是您的,任您喜好配置也不用別人批准。但成立家族信託後,會改變這個持有權的狀況您是否願意﹖這是很多客戶在成立家族信託時面對的一個大挑戰。其實在信託成立後,某部分的操控權是可以發還給客戶,但以筆者這些年所看到的實際情況,國內富人始終有一個「這是我的」的心態。

既然没有放棄持有權給信託人,也就没有資產分隔,也没有產生到家族信託最大的資產保障功能,因為資產還是您的。老外在這方面就比國內富豪看得開很多,他們清楚明白有捨才有得,放棄了資產的持有權換來家族的團結或把資產順利傳承下去的重要,始终都是文化的差異。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信任度偏低
在若干年前市面上充斥了假雞蛋,人人都不願買國內出產的雞蛋。有一位記者在媒體上看到有教授制作假雞蛋的課程,他報了名想要看看是不是因為成本真的很低,後來發現這個課程竟然也是假的。到現在,國內市場仍然有很多假貨或次貨,如奶粉、洗髮乳、食品等等。國民對一些新的東西總是有一定的提防,也是先觀察別人做什麼,自己才做的心態。偏偏信託就跟信任掛鉤,没有信任,哪來託付﹖儘管信託法已經在不斷改進或國內的信託公司提高服務水平,國民要接受這個概念也需要時間和過程的。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關係為主導的社會模式
或許我們換另一個角度看信任度的問題,國民其實一直都在做信託的事情 – 借第三者名義代持東西不就是信託了嗎﹖沒錯,這個是很相似的,而且筆者相信各式各樣的代持方法已沿用了很多年。問題是第三者即代持人會不會給您傳承,萬一代持人先離世,要拿回自己的東西就有難度,就算可立刻拿回來又可會有稅務或其他法律問題,所以可能有一定成本,很多客戶還是先等待放著吧!另一個案例是,有一個國內客戶他很想疏理個人稅務,甚至是海外資產的稅務也想同時搞定方便日後管理,他於是主動向稅局提出這個問題,但竟然没有一個部門是負責這些海外資產的﹗所以也造就了第三者代持的文化。

由於以上的情況,國內信託公司只專注於推出投資信託,就像投資產品基金。所以筆者看國內信託發展還有一段漫漫長路才能獨當一面。

敦沛家族辦公室
2017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