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狗年投資錦囊 - 留意資金流

踏入2018年第一個月時所有新聞、報章,甚至分析員齊唱好2018年股市,最終美股三大指數一月份平均升6%,MSCI亞洲(日本除外)指數上升7.5%,MSCI新興市場指數上升8.3%。中港股市升幅更為顯著,恆生指數上升9.5%,而代表海外中資股的MSCI中國指數更大升12.3%。這些數字反映投資氣氛過熱,部份市場升幅過急。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到二月份,整個市場氣氛好像大逆轉了…美國就業及通脹數據優於預期,觸發投資者對美國息口上升的憂慮,眨眼間美股被抹去了今年的升幅,全球股市因而受到拖累,調整幅度更為急勁。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儘管這次股市調整更多為市場氣氛及情緒主導,而並非經濟數據和公司盈利轉差而引發,但在利率上升的環境下,每當貨幣政策緊縮和資金流動性收緊時,過往20年的數據及走勢均告訴我們股票市場亦會受影響而下跌。

美聯儲貨幣政策緊縮
影響銀根的因素眾多,例如美國財政部從其聯儲局的賬戶提錢或存錢,就會改變銀根。一般而言,聯儲局每次加息,銀根隨之減少約500億美元。如果聯儲局的緊縮政策持續,銀根將再減少1500億美元。此外,當局最新的減稅措施是以赤字融資,除了目前的財政赤字,財政部還要額外再借1500億美元。再借1500億美元,是假設當局的庫房收入因為減稅及經濟增長而有所增加,但庫房收入能否增加仍是未知之數。

另外,聯儲局將在今季縮表600億美元,第二季、第三季及第四季的規模分別是900億、1200億及1500億美元。聯儲局已表明不會再在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FOMC)會議討論縮表問題,代表縮表規模不會改動,意味銀根再減4500億美元。

全球樓市過度槓桿化
大家應該仍記得引爆上次經濟衰退及金融危機的,正是美國樓市過度槓桿化,當然還有其他因素,但問題的核心在於樓宇按揭及炒樓。雖然許多業主及債主從上次的金融危機汲取到慘痛的教訓,筆者也認為一些投資者不會重蹈覆轍,但仍然有地方出現樓市過度槓桿化,最明顯的例子莫過於加拿大,澳洲及部分亞洲和歐洲等國家。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試想像一下:加息再加上外國資本流動減少,便會令樓價受壓,借貸炒樓的投資者開始把物業拋售,進一步推低樓市;銀行持有大批沒有需要或不想持有的銀主盤,骨牌效應展開。所以樓市引發的金融危機可能再現,只是引爆地點不在美國,而是其他地方,但美國依然會被波及,只是影響有別。

加拿大樓市在2005年底較穩定,但近年,加拿大樓市升幅已遠高於美國。到了2017年初,以加拿大經濟規模而論,加拿大住宅業主及買家花於樓市的錢,與美國2005年的高峰期相若,而加拿大央行肯定會慢慢加息,這樣實在是不祥組合。

澳洲的情況更加瘋狂,投資研究機構Hedgeye樓市分析師斯坦納(Josh Steiner)用了起重機數目作指標。在3個月前,悉尼僅用於興建住宅大廈的起重機就有逾350架,超過美國12大城市的整體數字。建築業在澳洲十分興旺,以人均計算,澳洲用來興建住宅的起重機數目相當於北美的14.6倍。

更加瘋狂的是,澳洲實行負扣稅(negative gearing),很多人為了獲得扣稅優惠,刻意買入蝕錢的物業。美國人也會這樣做,但一定會保持正現金流量。但在澳洲,投資者利用淨利息按揭買樓,然後以低於每月供款的租金把物業放租,並認為一旦賣樓時有錢賺就能補償差額。雖然「負扣稅」確實是莫名其妙的概念,但大部分澳洲人認為合情合理,只因在過去25年澳洲樓價只升不跌,他們普遍真心相信不會蝕錢。試問在這世界上,哪有只升不跌的道理麼?

中美關係
另一值得關注事項,是中美兩國的經貿關係亦對投資市場影響深遠。美國總統特朗普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蜜月期已過,以特朗普一貫主張的美國優先政策,處處以美國利益為先,尤其對中美貿易的龐大赤字感到不滿。

特朗普上月初曾指中方竊取美國知識產權,揚言以巨額罰款報復;及後更在他首份國情諮文中,把中國列為競爭對手,認為中國挑戰美國的利益、經濟以至價值觀,令兩國關係泛起波瀾。

(圖片來源︰scmp)

(圖片來源︰scmp)

外界一般認為,中美貿易關係未來仍會持續緊張,隨時有爆發小規模貿易戰的可能,這對全球來說,都並非好事。而相應地,相關股市的走向,亦會受到兩國貿易戰的拖累。

未來若中美經貿關係惡化,加上美國十年期債息已升至逼近三厘的警戒線,有可能觸發債市風險,進而拖累環球的投資市場,觸發多個國家或地區的股市大幅下挫,因此投資者不能掉以輕心,必須重新檢視現有投資組合及因應市場變化而部署往後的操作策略。還是套用句老話:小心駛得萬年船!

敦沛家族辦公室
2018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