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豪與家族信託的恩怨情仇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這幾天各大報章中都總會看到有關鷹君集團-羅氏家族的爭產新聞,以前很多時爭產都因為没有作出合適的安排包括信託及遺囑等等,但這個個案特別在於,羅老太不滿的就正正是信託中的信託人 – 滙豐國際信託。一件事的成敗不能只有一個原因,冰封三尺也非一日之寒。這個筆者不想評價別人家事,只想以一個家族信託從業員的身分,分析如何從這次經驗中吸取教訓和學習,當中筆者個人覺得可以從不同的角度考量。

家族信託是一個法律關係,而每一個角色都有他們的責任和職能。其中包括成立人、信託人和保護人的工作/權益範圍都會妥善地寫在信託契約中。他們的合作和互補就是令家族信託營運得當的關鍵。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學習重點一
在法庭上羅老太指出信託中的錢是她和丈夫辛苦打拼賺回來的,所以信託人要聽從她的指令,對她來說,要拿回錢也是「合情合理」。但我們需要清楚了解羅老太她在信託中是甚麼身分,是成立人之一﹖是保護人﹖還是只是受益人列中其中一員﹖

這一點令我們了解到家族信託中不同的身分是有不同的權責的。在家族信託的操作上,不同角色是有明確介定的。這會列明在信託文件中,如信託契約。要令信託人管理好信託及相關資產,文件的內容必需清晰易懂,使其容易跟進和執行,同時令各個相關人士明白自己的角色權責。市場上有些潛在客戶查詢信託服務時,為了稅務或私穏,指派了另外的家族成員或朋友成為成立人,希望逃過稅局或其他追討,這便有可能放棄了自身的某些利益。所以在成立前要考慮清楚自己的身分,不要為了稅務或私穏問題而把事情複雜化。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學習重點二
成立信託不是承傳安排的最後一步,相反要不斷更新才可令信託配合成立人的家庭需求。當年(2006年)香港取消了遺產稅時,就可能是其中一個關鍵時刻去評估信託的架構是否仍然合適。

筆者認為,提出這個評估的人最好是信託人,因為信託人對不同法規的更新是最理解的,也最能把相關資訊消化後發放給有關的客人(即成立人)。成立人也要嘗試理解及和信託人商討,好作出合適的考量,信託人最終要以整體信託利益為依歸,考慮對信託的合宜性而執行。另外,在作出相關改動後,保護人要被通知才可以根據改動監督信託人。

總結
這次家族信託有没有發揮其功效呢﹖還是只是個別個案﹖

其實這次筆者個人覺得正正是家族信託發揮了其功效,否則鷹君集團可能早已被分家了。根據報章上的報導,有可能出自滙豐員工提出不合耳的意見而觸動了老人家的神經,或信託人行為前後不一令老人家誤會自己一直都是有話事權的身分; 另一方面羅嘉瑞以個人名義在市場上爭持股票,令羅老太覺得這個兒子想一人獨佔家族生意,從哪個角度看也比較是家庭事多於家族信託的功能問題。

希望讀者可以藉著這一個例子多了理解家族信託的運作及其存在價值。

聲明︰以上都是筆者個人在報刋上看到資料而有感而發,跟這個訴訟案件無關。

敦沛家族辦公室
2018年6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