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豬年,熊去牛來?

今天2月4日立春,亦是新一年的開始,先恭祝大家「豬」籠入水、「豬」事順利!

2018年是戊戌年,轉變之像非常明顯,亦十分急促。投資者在2017年習慣了全年的慢牛上升之後,2018年便逆轉得很快。恒生指數在2018年1月29日創下33484點的歷史高位之後,便輾轉向下,跌至2018年10月30日的低位24540點。直到今天為止,恒指並未有再度下試2018年10月的低位,更呈現反復上升的走勢。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根據過往的熊市長度來看,2018年的跌市長度與過往數次的跌市長度其實是差不多。我們先看看過往數次主要跌市的週期:

1997年亞洲金融風暴:恒指在1997年8月見了16820點的歷史高位,之後便跌至1998年8月的低位6544點,總共下跌了61.1%,之後熊市便結束,為期12個月。

2000年科網泡沫:恒指在2000年3月見了18396點的歷史高位,之後便跌至2003年4月的低位8331點,總共下跌了54.7%,這次的跌市時間比較長,總共維持了37個月,是近年熊市週期中最長的一次,不過調整幅度不是最深。

2007年環球金融海嘯:恒指經歷數年的牛市,升至2007年10月的歷史新高31958點之後,便急速下跌至2008年10月的低位10676點,總共下跌了66.6%,為期12個月。

2011年歐債危機:恒指在2010年11月高見24988點之後,橫行了8個月,之後便急跌至2011年10月的低位16170點,總共下跌了35.3%,為期11個月。

2015年港股大時代:恒指在2015年4月急升3千多點,高見28588點後,便跌至2016年2月的低位18278點,總共下跌了36.1%,為期10個月。

從這幾次的熊市長度來看,港股的熊市週期大約為10至12個月。

而最近這次2018年的跌市,在2018年1月創下歷史新高33484點之後,橫行了4個多月,便在6月下旬再展現跌浪,暫時跌至10月的24540點。這次的跌市略比之前跌得短,只調整了9個月,下跌幅度為26.7%,亦比過往的調整幅度小。如果以高位調整30%,恒指應該跌至23438點才算較為符合過往的跌市特性。

無論以調整幅度及長度,2018年的跌市都比歷史的小,但這是否意味著恒指起碼要跌夠1年及跌幅足夠30%以上呢?歷史資料往往用作統計參考,只能以一個概括的情況去反映現時的市況,而且有時候歷史資料是用來被打破的。

回顧一下2018年,影響港股作出回檔的原因主要有幾個,其中一個重點就是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恒指在2018年1月創了歷史新高之後,2月便出現一個急跌,在短短一個星期跌了三千多點,跌幅是非常之大,之後直至6月中旬,恒指就一直在29000點至32000點之間反復上落,並沒有方向。真正令大市再次出現動力的是美國在6月中旬公佈了對中國加征關稅的征罰性清單,而中國亦表明了會作出報復措施,令兩國之間的磨擦出現升溫。這事件令恒指終於出現突破性向下,並一直跌至10月底的24540點,短短四個月內恒指便下跌了七千多點。

除了貿易戰升溫之外,美國聯儲局不斷加息以及縮表,令市場的資金由以往的寬鬆轉為收緊,股市當然要以下跌來反映這情況,讓我們先看看以往的聯儲局的情況。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自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美國聯儲局實施了三輪「量化寬鬆」貨幣政策(Quantitative Easing,簡稱QE),主要透過購買美國國債、政府機構債和按揭證券來增加貨幣供應,並於2011年底實施扭轉操作(Operation Twist),導致數萬億資金流入市場,形成巨大資產泡沫。結果美國聯儲局將資產負債表,由2008年前的約9000億美元擴大至45000億美元。資產泡沫總會爆破,為了令QE的反效果減少,聯儲局就在2014年初開始縮減QE規模,減少每月買債金額,到年底正式結束買債計畫,然後在2015年底開始加息。另一方面,歐洲央行也在市場上放水,買入了約26000億歐元的債券,不過,歐洲央行在2018年結束了資產購買計畫。

減少買債只會停止資產負債表的上升,而不會令其下跌。所以美國在2017年定下「縮表」目標,進一步執行量化緊縮(Quantitative Tightening,簡稱QT),有秩序地將資產負債表的規模,到2022年時降至25000億美元以下。QT的操作方法,主要是債券到期後不買新債,首先每月減少100億美元,然後每季增加100億美元,直到500億美元的規模。結果聯儲局的資產負債表在2018年收縮了接近4000億美元,到2018年年底已經跌至40800億美元。如果聯儲局在未來幾年,每月持續縮表500億美元,到2022年就可以達到目標。

QT對市場的影響是分階段的︰(1)首先會抽走香港及新興市場的錢,將資金回流美國;(2)增加市場對美元資金的需求,推高美元匯價;(3)推高美債息率;(4)最後就抽走美國流動性,令美股及美國資產價格下跌,在2018年10月美股出現明顯調整,就正正反映了這個情況。

不過近日的美股作出深度調整之後,美國聯儲局不得不為水深火熱的美股降降溫,以釋除市場的疑慮。上個月的聯儲局議息聲明中表示,「將會依據經濟及金融的發展情況,對完成資產負債表正常化的細節作出調整。」言下之意,就是如果經濟不好,可能會停止縮表。聯儲局主席鮑威爾更「鴿」態盡露,在記者會上表示,加息這個方案已經轉弱,他強調需要見到有進一步加息的必要才會加息。他更暗示在經濟出現衰退跡象時將停止縮表,甚至重啟QE,令到市場對美國的加息預期急速降溫。市場人士預料,年底前維持利率不變機會達80%,甚至有近10%機會將會減息。

(圖片來源︰Google)

(圖片來源︰Google)

聯儲局這次的議息,與上年12月有戲劇性轉變。聯儲局基本上是從逐步加息至2019年,變為未有定案。加息及縮表的威脅大幅降低,令美股在近期出現了一段比較強的上升行程。聯儲局似乎已變得根據市場狀況多過根據資料去決定政策,由於市場已經習慣了超低利率的世界,日後聯儲局要提高利率,會比較有難度。市場現時預計美國2019年會加息兩次。不過,預計聯儲局會把加息時間押後至第二季度,而非上次調查中預計的第一季度,這暫時令市場的疑慮降溫。

另外,加上內地A股的表現不濟,亦拖累了港股H股的表現,從而亦對恒指帶來負面的影響。2018年,中央政府堅定去杠杆以遏制房價繼續上升,在收縮流動性的情況之下,正正與美國的情況相似。上證指數在2018年調整了超過30%,幅度比港股多。但是當拉長一點時間來看,上證指數其實從2015年高位5178點,跌至2018年12月的2440點,調整時間已維持了三年多,幅度達到52%以上。

事實上A股低迷的情況似乎有一些轉機出現,中國人民銀行在1月宣佈降准1百分點,力度之大是過往少見,而且財政部亦推出減稅措施。此外,中央亦推出個別行業的刺激政策,如家電、汽車,這些舉動能減輕製造業和中小企業的負擔,對經濟產生正面的作用,雖然不會像2009年般4萬億刺激措施般厲害,但會對下行的經濟帶來支持,預料在未來數月會慢慢看到效果出來。

展望未來,3月便是中美貿易戰能否達成協議的期限。從近日兩國的反應來看,敵對的氣氛有所緩和,能夠達成協議的機會增加。港股就算在上年10月的底部不是這次熊市的底部,相信再大幅下跌的機會較微。無論這次熊市的底部見了與否,投資者再次入市的時機正在接近。保守一點,可以待恒指回檔至26000點至27000點時先建立第一注的倉位。1月是一個單邊升市,由月頭升至月尾,由低位計,總共升了超過三千多點,的確令市場感到十分意外。踏入2月,恒指再次重複1月的大升勢似乎較難,加上資金在2月的部署較為向淡,故2月出現回檔的可能性較高,本月可留意26000點至27000點的水準作為第一注的入市位。

最後,再次恭祝大家新年進步,身體健康,萬事如意,幸福美滿!

 

敦沛家族辦公室
2019年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