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的笑死,不懂的嚇死”之 "憑票即付"

余常常提及一句至理明言:“面子是別人給的,丑是自己出的”。近日微信上流傳一篇文章,作者稱港幣上寫的承諾字眼“憑票即付”是由於港元與美元掛鉤所至。真是“懂的笑死,不懂的嚇死”。

首先,不清楚此人懂不懂英語,因為英語寫著準確的法律用語:promises to pay the bearer on demand at its office here. 明顯地,貨幣是廣義上的合約,這是一個莊嚴的承諾,持鈔票者一定獲發鈔者兌現。道理非常淺白。因此也不知道作者懂不懂法律,尤其是普通法(Common Law)。因為普通法區的貨幣數百年來都是這樣承諾的。

其次,普通法區(Common Law jurisdictions),比如香港的私人支票(cheque)一般分兩種,一種持有人(bearer)憑票即付,一種只可存入受款人戶口 (account payee only),其性質與鈔票無異。該作者有可能連支票都未見過,或者他是否曾在普通法地區好好生活過。

動輒聲稱“金融創新”的地方連以上所述的生活小節的物事都沒聽過,搞金融真是有點匪夷所思。其實,找出幾十年前的鈔票一樣見到這句承諾,當時的港元與美元尚未掛鉤。稍一求證即可,何必“差不多先生”,沒見過,不代表不存在。普通法區通行數百年的物事,何創新之有? 沒見過,不等於創新。

這是法律問題,沒有法律,那有金融。沒有普通法,何來金融。

法律的基礎只能是自由和私權。

(重點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