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產品銷售技巧"是個偽命題

從金融產品的屬性可見端倪。譬如說“有個項目一年回報三倍”。你吹完這個牛,如果買家一年後沒有正常的法律方法追究你失實銷售的法律責任,那麼這個吹牛就是 '銷售技巧'了。這個司法管轄區就不適合金融市場的發展了。這個法律系統就不適合搞金融了。

證之所謂'金融產品設計'其實是一個空命題,它的實現機制無非一紙合同。如果這個司法管轄區或系統內,合同沒有高低之分,司法救濟不倫不類,那麼合同本身都是紙一張而已,成本五毛而已。靠這份“五毛”所標的之財產,由一匹純種馬到一幅名畫的存在就成為巨大的交易落差風險所在。所以它的實質命題是賣方(sell side)在合同救濟完善的司法管轄區設置和協調一些利益機制和免責條款並在貌似平等(hypocritical)的基礎上簽署。

所以看官就明白為何從德國、日本到法國、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到南美諸國等大陸法系(Civil Law)司法管轄區(jurisdictions)不搞所謂'金融創新',特別是以金融綁架其他行業而瞎吹什麼“XX證券化”??? 因為它們實實在在的明白一個非常簡單的道理,法律制度是金融的基礎,重中之重。

案例就是歷史,一個習慣塗改歷史的地方是很難法治的。

資訊成全金融,一個習慣片面訊息的地方是傷害金融的。

金融本身是解釋不了金融的。無法治,非金融。真相是在世界級金融中心,金融的最高端部份都是搞法律的,從監管、交易所,到投行、私行、會計師樓到一切有關結構性的東西。反而操作層面的只是架構內的棋子而已。因此也說明了世界級金融中心都是泛普通法(Common Law)系統的。

所以你誤把金融銷售員當成學者,那是你的認知有問題,與他人無尤。

在缺乏“個人(信用)破產”的制度下如何處置個人法律責任?

在公有制內又如何設立“個人(信用)破產”制度呢?

這是兩難之局。Only individuals have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 Nietzsche

尼采早說過了,唯一具備負責任意識的是個人.

金融交易的是 '對未來的預測',如果你對預測深信不疑的話,你本身已經被騙了。反過來說,你都不相信,那你賣什麼呢?

醫療金融化就是把兩大上位階(upper hierarchy)法律放於火山口,卻由系統來埋(買)單。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