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信托面对的挑战 (二)

一件事的发展要有天时地利人和,以国内信托的发展来说,依我看是有天时的,因为国民都富起来了,想做传承规划是很自然的事,但暂时我看不到地利及人和两块。地利就是上回提到的法规未能配合,而人和就是文化上还未能接受成立信托的概念。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资产权限的要求
续上一集提到,成立信托的其中一个核心概念是把持有权和享用权分隔。想象您是一个富人,名下的钱和资产都是您的,任您喜好配置也不用别人批准。但成立家族信托后,会改变这个持有权的状况您是否愿意﹖这是很多客户在成立家族信托时面对的一个大挑战。其实在信托成立后,某部分的操控权是可以发还给客户,但以笔者这些年所看到的实际情况,国内富人始终有一个「这是我的」的心态。

既然没有放弃持有权给信托人,也就没有资产分隔,也没有产生到家族信托最大的资产保障功能,因为资产还是您的。老外在这方面就比国内富豪看得开很多,他们清楚明白有舍才有得,放弃了资产的持有权换来家族的团结或把资产顺利传承下去的重要,始终都是文化的差异。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信任度偏低
在若干年前市面上充斥了假鸡蛋,人人都不愿买国内出产的鸡蛋。有一位记者在媒体上看到有教授制作假鸡蛋的课程,他报了名想要看看是不是因为成本真的很低,后来发现这个课程竟然也是假的。到现在,国内市场仍然有很多假货或次货,如奶粉、洗发乳、食品等等。国民对一些新的东西总是有一定的提防,也是先观察别人做什么,自己才做的心态。偏偏信托就跟信任挂钩,没有信任,哪来托付﹖尽管信托法已经在不断改进或国内的信托公司提高服务水平,国民要接受这个概念也需要时间和过程的。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关系为主导的社会模式
或许我们换另一个角度看信任度的问题,国民其实一直都在做信托的事情 – 借第三者名义代持东西不就是信托了吗﹖没错,这个是很相似的,而且笔者相信各式各样的代持方法已沿用了很多年。问题是第三者即代持人会不会给您传承,万一代持人先离世,要拿回自己的东西就有难度,就算可立刻拿回来又可会有税务或其他法律问题,所以可能有一定成本,很多客户还是先等待放着吧!另一个案例是,有一个国内客户他很想疏理个人税务,甚至是海外资产的税务也想同时搞定方便日后管理,他于是主动向税局提出这个问题,但竟然没有一个部门是负责这些海外资产的﹗所以也造就了第三者代持的文化。

由于以上的情况,国内信托公司只专注于推出投资信托,就像投资产品基金。所以笔者看国内信托发展还有一段漫漫长路才能独当一面。

敦沛家族办公室
2017年11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