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狗年投资锦囊 - 留意资金流

踏入2018年第一个月时所有新闻、报章,甚至分析员齐唱好2018年股市,最终美股三大指数一月份平均升6%,MSCI亚洲(日本除外)指数上升7.5%,MSCI新兴市场指数上升8.3%。中港股市升幅更为显著,恒生指数上升9.5%,而代表海外中资股的MSCI中国指数更大升12.3%。这些数字反映投资气氛过热,部份市场升幅过急。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到二月份,整个市场气氛好像大逆转了…美国就业及通胀数据优于预期,触发投资者对美国息口上升的忧虑,眨眼间美股被抹去了今年的升幅,全球股市因而受到拖累,调整幅度更为急劲。

尽管这次股市调整更多为市场气氛及情绪主导,而并非经济数据和公司盈利转差而引发,但在利率上升的环境下,每当货币政策紧缩和资金流动性收紧时,过往20年的数据及走势均告诉我们股票市场亦会受影响而下跌。

美联储货币政策紧缩
影响银根的因素众多,例如美国财政部从其联储局的账户提钱或存钱,就会改变银根。一般而言,联储局每次加息,银根随之减少约500亿美元。如果联储局的紧缩政策持续,银根将再减少1500亿美元。此外,当局最新的减税措施是以赤字融资,除了目前的财政赤字,财政部还要额外再借1500亿美元。再借1500亿美元,是假设当局的库房收入因为减税及经济增长而有所增加,但库房收入能否增加仍是未知之数。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另外,联储局将在今季缩表600亿美元,第二季、第三季及第四季的规模分别是900亿、1200亿及1500亿美元。联储局已表明不会再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讨论缩表问题,代表缩表规模不会改动,意味银根再减4500亿美元。

全球楼市过度杠杆化
大家应该仍记得引爆上次经济衰退及金融危机的,正是美国楼市过度杠杆化,当然还有其他因素,但问题的核心在于楼宇按揭及炒楼。虽然许多业主及债主从上次的金融危机汲取到惨痛的教训,笔者也认为一些投资者不会重蹈覆辙,但仍然有地方出现楼市过度杠杆化,最明显的例子莫过于加拿大,澳洲及部分亚洲和欧洲等国家。

试想像一下:加息再加上外国资本流动减少,便会令楼价受压,借贷炒楼的投资者开始把物业抛售,进一步推低楼市;银行持有大批没有需要或不想持有的银主盘,骨牌效应展开。所以楼市引发的金融危机可能再现,只是引爆地点不在美国,而是其他地方,但美国依然会被波及,只是影响有别。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加拿大楼市在2005年底较稳定,但近年,加拿大楼市升幅已远高于美国。到了2017年初,以加拿大经济规模而论,加拿大住宅业主及买家花于楼市的钱,与美国2005年的高峰期相若,而加拿大央行肯定会慢慢加息,这样实在是不祥组合。

澳洲的情况更加疯狂,投资研究机构Hedgeye楼市分析师斯坦纳(Josh Steiner)用了起重机数目作指标。在3个月前,悉尼仅用于兴建住宅大厦的起重机就有逾350架,超过美国12大城市的整体数字。建筑业在澳洲十分兴旺,以人均计算,澳洲用来兴建住宅的起重机数目相当于北美的14.6倍。

更加疯狂的是,澳洲实行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很多人为了获得扣税优惠,刻意买入蚀钱的物业。美国人也会这样做,但一定会保持正现金流量。但在澳洲,投资者利用净利息按揭买楼,然后以低于每月供款的租金把物业放租,并认为一旦卖楼时有钱赚就能补偿差额。虽然「负扣税」确实是莫名其妙的概念,但大部分澳洲人认为合情合理,只因在过去25年澳洲楼价只升不跌,他们普遍真心相信不会蚀钱。试问在这世界上,哪有只升不跌的道理么?

中美关系
另一值得关注事项,是中美两国的经贸关系亦对投资市场影响深远。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蜜月期已过,以特朗普一贯主张的美国优先政策,处处以美国利益为先,尤其对中美贸易的庞大赤字感到不满。

特朗普上月初曾指中方窃取美国知识产权,扬言以巨额罚款报复;及后更在他首份国情咨文中,把中国列为竞争对手,认为中国挑战美国的利益、经济以至价值观,令两国关系泛起波澜。

(图片来源︰scmp)

(图片来源︰scmp)

外界一般认为,中美贸易关系未来仍会持续紧张,随时有爆发小规模贸易战的可能,这对全球来说,都并非好事。而相应地,相关股市的走向,亦会受到两国贸易战的拖累。

未来若中美经贸关系恶化,加上美国十年期债息已升至逼近三厘的警戒线,有可能触发债市风险,进而拖累环球的投资市场,触发多个国家或地区的股市大幅下挫,因此投资者不能掉以轻心,必须重新检视现有投资组合及因应市场变化而部署往后的操作策略。还是套用句老话:小心驶得万年船!

敦沛家族办公室
2018年2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