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猪年,熊去牛来?

今天2月4日立春,亦是新一年的开始,先恭祝大家「猪」笼入水、「猪」事顺利!

2018年是戊戌年,转变之像非常明显,亦十分急促。投资者在2017年习惯了全年的慢牛上升之后,2018年便逆转得很快。恒生指数在2018年1月29日创下33484点的历史高位之后,便辗转向下,跌至2018年10月30日的低位24540点。直到今天为止,恒指并未有再度下试2018年10月的低位,更呈现反复上升的走势。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根据过往的熊市长度来看,2018年的跌市长度与过往数次的跌市长度其实是差不多。我们先看看过往数次主要跌市的周期:

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恒指在1997年8月见了16820点的历史高位,之后便跌至1998年8月的低位6544点,总共下跌了61.1%,之后熊市便结束,为期12个月。

2000年科网泡沫:恒指在2000年3月见了18396点的历史高位,之后便跌至2003年4月的低位8331点,总共下跌了54.7%,这次的跌市时间比较长,总共维持了37个月,是近年熊市周期中最长的一次,不过调整幅度不是最深。

2007年环球金融海啸:恒指经历数年的牛市,升至2007年10月的历史新高31958点之后,便急速下跌至2008年10月的低位10676点,总共下跌了66.6%,为期12个月。

2011年欧债危机:恒指在2010年11月高见24988点之后,横行了8个月,之后便急跌至2011年10月的低位16170点,总共下跌了35.3%,为期11个月。

2015年港股大时代:恒指在2015年4月急升3千多点,高见28588点后,便跌至2016年2月的低位18278点,总共下跌了36.1%,为期10个月。

从这几次的熊市长度来看,港股的熊市周期大约为10至12个月。

而最近这次2018年的跌市,在2018年1月创下历史新高33484点之后,横行了4个多月,便在6月下旬再展现跌浪,暂时跌至10月的24540点。这次的跌市略比之前跌得短,只调整了9个月,下跌幅度为26.7%,亦比过往的调整幅度小。如果以高位调整30%,恒指应该跌至23438点才算较为符合过往的跌市特性。

无论以调整幅度及长度,2018年的跌市都比历史的小,但这是否意味着恒指起码要跌够1年及跌幅足够30%以上呢?历史数据往往用作统计参考,只能以一个概括的情况去反映现时的市况,而且有时候历史数据是用来被打破的。

回顾一下2018年,影响港股作出回调的原因主要有几个,其中一个重点就是中美之间的贸易战。恒指在2018年1月创了历史新高之后,2月便出现一个急跌,在短短一个星期跌了三千多点,跌幅是非常之大,之后直至6月中旬,恒指就一直在29000点至32000点之间反复上落,并没有方向。真正令大市再次出现动力的是美国在6月中旬公布了对中国加征关税的征罚性清单,而中国亦表明了会作出报复措施,令两国之间的磨擦出现升温。这事件令恒指终于出现突破性向下,并一直跌至10月底的24540点,短短四个月内恒指便下跌了七千多点。

除了贸易战升温之外,美国联储局不断加息以及缩表,令市场的资金由以往的宽松转为收紧,股市当然要以下跌来反映这情况,让我们先看看以往的联储局的情况。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自2008年金融海啸之后,美国联储局实施了三轮「量化宽松」货币政策(Quantitative Easing,简称QE),主要透过购买美国国债、政府机构债和按揭证券来增加货币供应,并于2011年底实施扭转操作(Operation Twist),导致数万亿资金流入市场,形成巨大资产泡沫。结果美国联储局将资产负债表,由2008年前的约9000亿美元扩大至45000亿美元。资产泡沫总会爆破,为了令QE的反效果减少,联储局就在2014年初开始缩减QE规模,减少每月买债金额,到年底正式结束买债计划,然后在2015年底开始加息。另一方面,欧洲央行也在市场上放水,买入了约26000亿欧元的债券,不过,欧洲央行在2018年结束了资产购买计划。

减少买债只会停止资产负债表的上升,而不会令其下跌。所以美国在2017年定下「缩表」目标,进一步执行量化紧缩(Quantitative Tightening,简称QT),有秩序地将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到2022年时降至25000亿美元以下。QT的操作方法,主要是债券到期后不买新债,首先每月减少100亿美元,然后每季增加100亿美元,直到500亿美元的规模。结果联储局的资产负债表在2018年收缩了接近4000亿美元,到2018年年底已经跌至40800亿美元。如果联储局在未来几年,每月持续缩表500亿美元,到2022年就可以达到目标。

QT对市场的影响是分阶段的︰(1)首先会抽走香港及新兴市场的钱,将资金回流美国;(2)增加市场对美元资金的需求,推高美元汇价;(3)推高美债息率;(4)最后就抽走美国流动性,令美股及美国资产价格下跌,在2018年10月美股出现明显调整,就正正反映了这个情况。

不过近日的美股作出深度调整之后,美国联储局不得不为水深火热的美股降降温,以释除市场的疑虑。上个月的联储局议息声明中表示,「将会依据经济及金融的发展情况,对完成资产负债表正常化的细节作出调整。」言下之意,就是如果经济不好,可能会停止缩表。联储局主席鲍威尔更「鸽」态尽露,在记者会上表示,加息这个方案已经转弱,他强调需要见到有进一步加息的必要才会加息。他更暗示在经济出现衰退迹象时将停止缩表,甚至重启QE,令到市场对美国的加息预期急速降温。市场人士预料,年底前维持利率不变机会达80%,甚至有近10%机会将会减息。

(图片来源︰Google)

(图片来源︰Google)

联储局这次的议息,与上年12月有戏剧性转变。联储局基本上是从逐步加息至2019年,变为未有定案。加息及缩表的威胁大幅降低,令美股在近期出现了一段比较强的上升行程。联储局似乎已变得根据市场状况多过根据数据去决定政策,由于市场已经习惯了超低利率的世界,日后联储局要提高利率,会比较有难度。市场现时预计美国2019年会加息两次。不过,预计联储局会把加息时间押后至第二季度,而非上次调查中预计的第一季度,这暂时令市场的疑虑降温。

另外,加上内地A股的表现不济,亦拖累了港股H股的表现,从而亦对恒指带来负面的影响。2018年,中央政府坚定去杠杆以遏制房价继续上升,在收缩流动性的情况之下,正正与美国的情况相似。上证指数在2018年调整了超过30%,幅度比港股多。但是当拉长一点时间来看,上证指数其实从2015年高位5178点,跌至2018年12月的2440点,调整时间已维持了三年多,幅度达到52%以上。

事实上A股低迷的情况似乎有一些转机出现,中国人民银行在1月宣布降准1百分点,力度之大是过往少见,而且财政部亦推出减税措施。此外,中央亦推出个别行业的刺激政策,如家电、汽车,这些举动能减轻制造业和中小企业的负担,对经济产生正面的作用,虽然不会像2009年般4万亿刺激措施般厉害,但会对下行的经济带来支持,预料在未来数月会慢慢看到效果出来。

展望未来,3月便是中美贸易战能否达成协议的期限。从近日两国的反应来看,敌对的气氛有所缓和,能够达成协议的机会增加。港股就算在上年10月的底部不是这次熊市的底部,相信再大幅下跌的机会较微。无论这次熊市的底部见了与否,投资者再次入市的时机正在接近。保守一点,可以待恒指回调至26000点至27000点时先建立第一注的仓位。1月是一个单边升市,由月头升至月尾,由低位计,总共升了超过三千多点,的确令市场感到十分意外。踏入2月,恒指再次重复1月的大升势似乎较难,加上资金在2月的部署较为向淡,故2月出现回调的可能性较高,本月可留意26000点至27000点的水平作为第一注的入市位。

最后,再次恭祝大家新年进步,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幸福美满!

 

敦沛家族办公室
2019年2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