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买不到快乐,但至少可以减少痛苦—所谓"私人银行"

最近有内地银行提出私人银行的客户定位在一千万左右。我说这标准连卖保险也不行。这个定位就证明它们连私人银行的定义都还没弄明白。私人银行不是卖保险,它是一个古老又历久常新的行业。它是一个我常说的“三代穿衣、五代饮食、十代挂画”的品味行业。私人银行家们也是 '中产' (中产和小资的概念都是很模糊的)以上的见过世面的人物,甚至有被托孤的能力,有非常巨大的内在能量,因此年龄也不可能太年轻。私人银行家根本不在于一件一件产品作销售,因为他销售的其实是人生、传承、正如某名表广告所说,是为下世代(next generations)的安排。今时今日,在香港一千万连一个100平米的好一点的公寓房都买不到,甚么概念?而且保险只是一个对冲的工具而已,像甜品一样,总不能以甜品当饭吃吧?

私人银行家与“客户”的关系是家族式的,而非简单的客户关系,所以也没有所谓客户的概念,只有朋友、太辅、世家……。同时真正的私人银行都必然要处理跨法域(cross-jurisdiction)的财务安排,因为富裕家族们必然是到处藏富或者我们常说的财产自由,正如大鼻子情圣向他的“祖国”说不。

按此标准,现阶段的所谓私人银行,实质仍是保险经纪,基金sales而已。今天的社会,连“常识”都要重新定义,那么为“私人银行”重新定义显然很有必要,否则沐猴而冠,贻笑大方。

私人银行家的升级版是家族办公室。而私人银行与家族办公室并不在同一层次。请参考拙文:《私有制内的历史瑰宝—家族办公室》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