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的笑死,不懂的吓死”之 "凭票即付"

余常常提及一句至理明言:“面子是别人给的,丑是自己出的”。近日微信上流传一篇文章,作者称港币上写的承诺字眼“凭票即付”是由于港元与美元挂钩所至。真是“懂的笑死,不懂的吓死”。

首先,不清楚此人懂不懂英语,因为英语写着准确的法律用语:promises to pay the bearer on demand at its office here. 明显地,货币是广义上的合约,这是一个庄严的承诺,持钞票者一定获发钞者兑现。道理非常浅白。因此也不知道作者懂不懂法律,尤其是普通法(Common Law)。因为普通法区的货币数百年来都是这样承诺的。

其次,普通法区(Common Law jurisdictions),比如香港的私人支票(cheque)一般分两种,一种持有人(bearer)凭票即付,一种只可存入受款人户口 (account payee only),其性质与钞票无异。该作者有可能连支票都未见过,或者他是否曾在普通法地区好好生活过。

动辄声称“金融创新”的地方连以上所述的生活小节的物事都没听过,搞金融真是有点匪夷所思。其实,找出几十年前的钞票一样见到这句承诺,当时的港元与美元尚未挂钩。稍一求证即可,何必“差不多先生”,没见过,不代表不存在。普通法区通行数百年的物事,何创新之有? 没见过,不等于创新。

这是法律问题,没有法律,那有金融。没有普通法,何来金融。

法律的基础只能是自由和私权。

(重点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