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产品销售技巧"是个伪命题

从金融产品的属性可见端倪。譬如说“有个项目一年回报三倍”。你吹完这个牛,如果买家一年后没有正常的法律方法追究你失实销售的法律责任,那么这个吹牛就是 '销售技巧'了。这个司法管辖区就不适合金融市场的发展了。这个法律系统就不适合搞金融了。

证之所谓'金融产品设计'其实是一个空命题,它的实现机制无非一纸合同。如果这个司法管辖区或系统内,合同没有高低之分,司法救济不伦不类,那么合同本身都是纸一张而已,成本五毛而已。靠这份“五毛”所目标之财产,由一匹纯种马到一幅名画的存在就成为巨大的交易落差风险所在。所以它的实质命题是卖方(sell side)在合同救济完善的司法管辖区设置和协调一些利益机制和免责条款并在貌似平等(hypocritical)的基础上签署。

所以看官就明白为何从德国、日本到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到南美诸国等大陆法系(Civil Law)司法管辖区(jurisdictions)不搞所谓'金融创新',特别是以金融绑架其他行业而瞎吹什么“XX证券化”??? 因为它们实实在在的明白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法律制度是金融的基础,重中之重。

案例就是历史,一个习惯涂改历史的地方是很难法治的。

信息成全金融,一个习惯片面讯息的地方是伤害金融的。

金融本身是解释不了金融的。无法治,非金融。真相是在世界级金融中心,金融的最高端部份都是搞法律的,从监管、交易所,到投行、私行、会计师楼到一切有关结构性的东西。反而操作层面的只是架构内的棋子而已。因此也说明了世界级金融中心都是泛普通法(Common Law)系统的。

所以你误把金融销售员当成学者,那是你的认知有问题,与他人无尤。

在缺乏“个人(信用)破产”的制度下如何处置个人法律责任?

在公有制内又如何设立“个人(信用)破产”制度呢?

这是两难之局。Only individuals have a sense of responsibility. — Nietzsche

尼采早说过了,唯一具备负责任意识的是个人.

金融交易的是 '对未来的预测',如果你对预测深信不疑的话,你本身已经被骗了。反过来说,你都不相信,那你卖什么呢?

医疗金融化就是把两大上位阶(upper hierarchy)法律放于火山口,却由系统来埋(买)单。

(待续)